指导:陕西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陕西)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职务犯罪
当前位置:首页>>舆情聚焦
此案该定寻衅滋事罪还是过失致人死亡罪
 时间:2018-09-11 11:29:00 作者:白文渊 新闻来源:正义网 【字号: | |
分享到:
  基本案情:

  2017年8月17日晚10时许,杨某(犯罪嫌疑人)与李某(死者)先后来到同一家夜市摊吃夜宵,李某多次邀杨某喝酒遭拒绝,李某认为杨某不给面子而对杨某动手动脚,杨某恼怒与李某发生扭扯,杨某对李某连打数拳将其打翻在地后,又持椅砸打被众人劝阻,李某借机离开。杨某仍不解气,又从夜市摊的案板上拿起一把菜刀追李某,并对阻挡他的夜市摊老板进行威胁。杨某尾随李某至一民宅搜寻未发现李,经他人劝解才离去。次日,李某在民宅旁一水沟里被人发现但已死亡,经法医检验李某系淤泥堵塞呼吸道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杨某的行为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主要理由是:杨某持刀追李某,迫使李某在逃跑过程中跌进水沟致死,杨某在主观上对李某的死亡结果具有疏忽大意的过失,应负刑事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杨某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罪。主要理由是:虽然李某在起因上具有过错引发杨的恼怒,但杨某得理不饶人,不合常理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李进行殴打。尤其是李某已借机离开的情况下,又持刀相追,并对他人的劝阻进行威胁,这已经超出了对特定对象发泄不满的界限,属于逞强斗狠,无视公共秩序的恶劣表现。因此,其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的犯罪特征。又因李某为躲避杨某追击,在逃跑的过程中跌落水沟致死的结果与杨某的行为无刑法上的必然联系,不能以此定罪,但杨某无节制的施暴不仅对李某造成了心理上的恐惧而畏而远之,也对其它人造成了心理上的恐吓,故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应当负刑事责任。

  第三种意见认为:杨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主要理由是:杨某的行为针对的是特定对象,且对方又有明显的过错,故不符合寻衅滋事的犯罪特征,又因为李某在逃跑中跌入水沟,既非杨某所预见,也非杨所看到,李某的死亡结果杨耨更无法预料,故亦不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构罪要件。因此,杨的某行为属一般过激违法行为,不构成刑事犯罪。

  笔者观点: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寻衅滋事罪是属于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之一。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的规定,对寻衅滋事分别列举了四种情形:一是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是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三是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是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本案杨某的行为符合第二种情形。

  首先,该案发生在夜摊市场,属于公众活动的场所,杨某的行为对公共秩序具有危害性。其次,杨某在对李某的多次打击中,毫无节制进而持刀追逐李某,同时又对他人的劝阻进行威胁。其主观上已视公共秩序于不顾,而是逞强斗狠,肆发淫威,这就转化为寻衅滋事的主客观表现了。再次,杨某对已经认输离开的李某不放过,进而持刀耍横逞蛮,不仅仅是对李某的身心造成威胁,同时也对他人的心理造成恐惧,故其在主、客观方面都符合寻衅滋事的构罪要件。

  被害人李某虽然在起因上有过错,其死亡的结果也是杨某无法预料的。但整个事件还是具有一定的联系。这种联系虽不属刑罚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但杨某应负民事上的道义责任。这主要是因为杨小题大作,毫无节制的行为迫使李造成了心理上的惧怕而畏而躲避,进而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悲剧。况且,民事上的责任要求及证据要求没有刑事要求严格,故此,死者的家属可据此提起民事方面的请求。

  这种超出常理的表现已经不是针对特定的人而为,而是针对了不特定的公众逞强发威,其行为已危害了公众的心理安全感和公共秩序,即使是本案没有李某死亡结果的发生,也可以确认其构成寻衅滋事罪。

  (作者单位:陕西省岐山县检察院) 

[责任编辑:吉文君]
访谈 更多>>
王万兴:奋力开创新时代安康检察工作新局面

王万兴:奋力开创新时代安康检察工作新局面

视频之窗 更多>>
渭南交警趣味动画详解139号令 渭南交警趣味动画详解139号令
警示预防教育
贪欲换得终是虚幻 ·贪欲换得终是虚幻
·在名胜古迹上刻划涂污是违法行为
·乱用农药后果很严重